2020/01/08 Wednesday

2020-01-08 14:07:40 -0500

第一篇日记

虽然这个站点创建于 18 年,但第一次留下东西还是在两年后的今天。我并没有忘记这个站点,而是因为写不出东西。

这样就蛮好,就当是树洞罢。

昨天晚上近八点就睡了,今早五点起,还做了个梦。梦里我刚考完试,还是中国学校的模样。 我把书包和围巾扔在自行车前篮子里,准备回家,但不知怎么又跑去老师那里,跟他聊了些有的没的,老师告诉我楼下有本关于古希腊人俚语的书,我很好奇,就下楼了。

这是个书店,只有个小姑娘,比梦里的我要小。她坐在高高书架上,说我很强,她能感应到我的 Atman,原来她信佛,还一直粘着我,想跟我回家。 出了门天气燥热,我的自行车不知跑哪了,我们准备走回家,结果后面传来姑娘她弟弟的声音,他丢了书包,想回校找找,我发现我也丢了。

我们没有走正门,而是去了围栏处,那边的门开着。我们刚想进去,却被一个女人制止了,她应该是学校的工作人员。等她走了,我们又准备进门,结果又被制止,这次是个帅大叔。

我用花言巧语骗得大叔欢心,他告诉我们要申请才可以进校,就带我们一块去了。路上絮絮叨叨什么四通、经脉,原来他懂中文且是中医痴。

申请进校要填表,此时天黑了,我们四人填完表要提交,我却进了工作室的门,把那男人杀了,又取回申请表进校,我们决定兵分两路:我和大叔去 B 栋,姑娘和弟弟去 A 栋。

进楼后,我拿着手电筒一个个翻。

梦结束了。

«Newer      Older»
Comment:
Name:

Back to home

Subscribe | Register | Login | 中文 | N